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蓋世 愛下-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浩漭在呼吸閲讀

蓋世
小說推薦蓋世盖世
阿德里娅显得颇为无奈。
几乎没有人知道,她其实一直活在虞渊的阴影中,从她刚刚懂事起,她就跟随在大魔神贝尔坦斯的身旁。
贝尔坦斯传授她众多和灵魂相关的秘术,带她游荡此方世界的各大星域时,和她多次说过虞渊的第一世——那位斩龙者。
她从小就知道,她父亲贝尔坦斯在她生活的世界,就是无人能及的存在。
可每每说到浩漭的那位斩龙者,她父亲贝尔坦斯竟多是赞誉,做为女儿,她能知道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她很清楚,那位浩漭人族的领袖,能够淬炼出元神,能够为人族开辟出修行体系,背后也都有她父亲的身影。
她的父亲,明明是那位的领路人,是那位的老师。
可在她父亲的心中,却将那人视为……同路人。
追寻更高大道的并肩者!
这点阿德里娅始终不明所以,不知道在贝尔坦斯的眼中,那位浩漭人族的斩龙者,凭什么能够和他并肩?那什么和他相提并论?
就连阿德里娅本人,居然也早早在她父亲的安排下,成了神魂宗的一员。
天外的神魂宗,能在泯然星域存活下来,能够涌现一位位神王,她父亲暗地里出力甚多。
与其说,她父亲是对神魂宗有所偏爱,不如说真正偏爱的就是那位斩龙者。
这样的偏爱和器重,让做为女儿的阿德里娅都感到嫉妒。
而“新浩漭”计划的推行,还有天外神魂宗的许多做法,居然也是依循那位留下的方针和策略。
身为后来的神王,在现今的神魂宗拥有极高地位的阿德里娅,就只是个执行者。
执行,当初那位斩龙者留下的方针。
一向觉得自己聪慧过人的阿德里娅,拥有着天魔的灵魂,和人族的躯体。
在她的心目中,她不论是修为境界,对源界的认识,还是对众多灵魂奥术的理解,都早已超越了当初的那位斩龙者。
凭什么,在那位陨落了以后,还要以他的理念来行事?
阿德里娅一直想要摆脱虞渊的阴影。
当她有天忽然知道,虞渊就是那位的新生和转世,她便存着暗暗较劲的想法。
想看看这位被她父亲器重的师兄,究竟有何过人之处!
凭什么值得她父亲,反复地提起,让她父亲都在那位“陨落”后,主动去推行众多神魂宗的计划。
她内心深处,一直是不服输的,她相信自己更强。
但现在,她父亲的魔魂沉落到了创生之地,被众多邪神镇压在圣殿中,挣扎着传来的最后一道讯念。
竟然还是让她追随虞渊,让她支持虞渊的所有决定。
阿德里娅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。
“请你不要让他失望。”
狩星
表明了态度的阿德里娅,又懒散地说道:“在你的那具本体真身,以斩龙台抵达浩漭时,我会以星河渡口过去。”
话罢,她那具高挑,英姿飒爽的倩影,就在此地消失。
她进入了她专属的陆地,去了她的那座宫殿,闭门不出。
“银鳞族,和神魂宗的结盟不变。”
老蜥蜴在阿德里娅表态后,化作银鳞族老叟形态的他,也决定了一个族群未来。
十级血脉的杰西卡,还有几位九级的银鳞族族人,自然没二话。
兽神侵入银澜星域的时候,银鳞族的那些族人几乎死绝,有老蜥蜴血脉的深海巨翼蜥,也遭受了兽神的虐杀。
是虞渊陪同老蜥蜴,还有溟沌鲲去了银澜星域,救了他那幸存的子嗣。
就因为这个,老蜥蜴不管人族的根源出处在不在深渊,都坚定地选择了虞渊。
“巴洛,阿德里娅的意思,就是贝尔坦斯大人的意思。”
里德看向星族的族长,还有女妖族的蕾贝卡,剩下的那些异族领袖。
“既然是贝尔坦斯大人的意思,那么……”女妖族的蕾贝卡,对大魔神贝尔坦斯,也有着骨子里的崇拜,道:“女妖族维持原状。”
“星族,目前不会有什么异动,我会跟着去浩漭看一看。”巴洛发话。
神医毒妃不好惹 小说
暗灵族,星族,女妖,银鳞族,翼族,还有不死鸟女皇,深渊巨蜥,这些能够决定天外局势的族群和强者,相继摆明了态度以后。
因深渊之门碎裂,人族出自深渊一事带来的巨大动荡和风波,被暂时地压住了。
天外的各方异族,没有立即和神魂宗撕破脸,还维持着脆弱的同盟。
他们选择观察和等待。
都想知道接下来,神魂宗的诸多神王,去了浩漭的世界以后,会和以韩邈远为首的宗门势力,发生什么样的冲突。
“大人,我们当然会坚定地与你同行。”
太虚低头轻喝。
天启以拳头抵住胸腔,朝着虞渊行礼,以行动表明态度。
安梓晴,格雷克,所有的血魔族九级魔神,因为和虞渊已有血脉上的极深牵连,更加不可能有异议。
剩下的,就是通天商会、星月宗、古荒宗这些,先前结盟神魂宗的人族势力。
星月宗的段奕生道:“我们想回去看看。”
石景儿犹豫了一下,也说:“我们要先弄清楚真相,然后再做决定。”
钟离大磐也是一样的看法。
“应该如此。”虞渊点头。
随后,他在他的那座宫殿,单独回见了妖神绿柳。
“我没有跌境。”
略显昏暗的殿堂内部,绿柳指着胸口心脏的部位,“我以萨尼亚告诉我的方法,在剥离了本源以后,从九级的血脉,重新晋升到了十级。我杀了萨尼亚后,以为会有袁离的力量,将我妖神的血脉遏制。”
夏莉的工作室:黄昏海洋之炼金术士官方设定集
“但并没有。”
绿柳感到很迷惑。
“我来看一下。”
虞渊的一截指头,落在绿柳的妖心,他意识和一束束血芒随之渗透,将绿柳的妖心照耀的秋毫毕现。
一条条血脉晶链,交织如天外银河,和水相关的法则秘术,在绿柳妖心内不断涌现,衍化着种种奇妙。
他血魂意识在绿柳妖心,如置身在九天银河深处,能清晰看到绿柳领悟的力量。
“不用看了。”
并没有太久,虞渊的血芒和意识纷纷收回。
“你一点问题都没,也没袁离留下的印记。他所告诉你的,去冲击妖神的方法,就是荒界那些兽神,最常用的突破之道,并没有特别之处。”
虞渊知道他担心什么,先安他的心,“袁离无法像对待荒神般,隔空附体你,夺舍你的妖躯,抹杀你的血脉印记。”
“可我失去本源后,明明跌境了啊!”绿柳轻喝。
“这是因为,你当初晋升妖神的方法,是被那股浩漭的本源推动着,才令你冲破了此方世界源血,对所有异兽、妖神的终极之血封禁。浩漭的本源,具备这样的力量,让你打破了那种,原本你破不掉的桎梏。”
“但是,从虞蛛跌阶以后,重新晋升为妖神的那一刻,源血对异兽、妖神的血之禁锢就破裂。”
“你剥离本源跌阶,是因为你第一次晋升妖神的方法,走的才是捷径。你第二次重返妖神行列,是因为血之封禁没了,你只是正常的晋升罢了。”
“所以,袁离并没有帮你什么,你也不欠他任何东西。”
大叔,你别跑
……
浩漭之外。
嗖!
银亮的斩龙台,犹如一道流星划破幽暗星空,在一块寻常的陨石停下。
此地,虞渊以眼睛能看到蔚蓝色的球形浩漭,能看到附近的日月,连驻扎月亮上的各宗派楼宇,仔细凝神也能望见。
浩漭果然没了界壁的环绕,暗含几十种星河渣滓,有着各种属性气息的力量,直接就灌入到浩漭大地。
妖孽王爺和離吧
原来的许多植物已经死亡,适应不了没界壁的严苛环境。
然而,也有新的狰狞植物,似乎破开了地壳,顽强地冒出头。
在这种复杂而可怕的星河能量下,新生的植物,壮大着自己发生蜕变。
呼!呼呼!
浩漭裂开的地表缝隙,不时有星空异能涌入其中,不久又被喷涌而出。
在外域星空,借助斩龙台的力量,默默观察了一阵子的虞渊,觉得浩漭仿佛在呼吸一般。
它吸入外界灌入的星空异能,而呼出的力量,竟然……透着狂暴和混乱。
竟隐隐有着深渊气息的味道。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