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《元宇宙之戰:復興之刃》-第115章 插隊就是耍流氓讀書

元宇宙之戰:復興之刃
小說推薦元宇宙之戰:復興之刃元宇宙之战:复兴之刃
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,古人说: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日之计在于晨;古诗说: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;还说: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动物世界说:春天来了,又到了……的季节。
这个春雨绵绵的下午,岛城的天气依然冰寒刺骨,丝毫没有春雨润物细无声的柔媚,更像是冷风中刺骨的冰丝。这也是岛城的气候特色,季节的转换总是迟于内地,人家都春暖花开了,这里还是寒潮浸骨。
对于大学校园来说,季节到了,天气根本挡不住青春躁动的心。校文艺部组织的青春歌舞剧《春蕾》即将上映,首映就定在周六,地点就是学校的大礼堂。根据文艺部放出的剧照,新晋校花女神秦曦瑶、文艺校花逄莉娜、舞蹈仙子曲媛婷等一大群美女位列其中,这就吸引了无数牲口趋之若鹜。
学校礼堂最多坐一千多人,而学校的学生超过了2万人,为了售出的门票到时都能有人来。文艺部决定采用现场售票的方式,每个学生证限购一张门票,排队人员一人代购不超过三张门票。首演的门票价格不高,只要20块钱。
因为秦玺赫的关系,209宿舍是肯定要全体前去捧场的。秦曦瑶本来想给他们弄几张门票,但因为找演员要票的人太多,文艺部长干脆禁止内部送票。除了学校老师们的门票外,其他人想看,全部自己买票去。
韩凤翔和唐蕴风领了买票的任务,门票是下午三点开售,两个人吃过中午饭就溜达了过去。到那里的时候还不到两点,但售票口排起的队伍已经超过50人。由此可见,并不是艺术不受欢迎,而是搞艺术的人不受欢迎而已。哎,可悲的粉丝经济,可叹的饭圈文化的荼毒啊。
唐蕴风看着前面兴高采烈讨论那个演员的扮相清纯可爱,哪个演员的着装艳丽无双,哪个演员的美腿纤细修长……,咳咳,好像话题跑偏了。
十几年前,在资本的操纵下,饭圈经济得到了爆炸式的发展。一些小迷弟小迷妹们完全丧失了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力,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和自己微薄的收入跑去各种应援。而被资本捧出来的所谓明星偶像,哪里是搞艺术的,完全就是搔首弄姿出来卖花瓶的。反正唐蕴风跟韩凤翔等人是理解不了这些爱豆哪里值得追捧,人不人、鬼不鬼、男不男、女不女,对于这些人他们只有一个评价:什么玩意!
正是这些玩意,将很大一部分少年男女的价值观给彻底毁尽,就跟网络流行甚广的女权毒鸡汤一样,危害极大。当时,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被渗透的教育界、半沦陷的法律界和彻底沦陷的演艺界。
近些年,随着国家对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视,教育界溯本清源,一些代表着民族价值观的文章逐步回到教材和学校中,像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《刘胡兰》《董存瑞》《黄继光》以及鲁迅大神的文章。法律界也在不断努力,大力清除不知所云的砖家和公知。演艺界作为重灾区,在国家限薪令、税务、审查等多部门的合力政治下,总算有所好转。但资本的力量确实强大,饭圈经济渗透到了影视、电视、直播等各个角落,像顽疾一样难以根治。
很庆幸他遇到的姑娘,没有这样脑子拎不清的主。至于讨论美腿的男生,唐蕴风倒觉得无可厚非,连至圣先师都说过“食色性也”,老祖宗也说: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只是对美女口花花几句,真见了美女说不定连话都说不利索,他能猥琐到哪里去。真正可恨的是那种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模样,实则打着博爱旗号勾三搭四,始乱终弃的货色。每年都能听到几个不好的传言,哪个学校的女生被男朋友抛弃后寻死觅活,更有甚者还有怀孕生子后被抛弃的,连家都回不去。每当听到这样的消息,韩凤翔都要愤怒的打上一通拳脚,恨不能抓住这样的渣男痛扁一顿。
两个人一边闲聊,一边跟着队伍慢慢前进,售票工作正有条不紊的进行。眼看着前面还有十多个人的时候,一个人带着几个外籍留学生走了过来,也不排队,直接大摇大摆的来到售票窗口。带头的人跟售票的小姑娘说着什么,售票员摇了摇头,应该是没有答应。
排在前面准备买票的三个男生,应该也是一个班的,三个人开始跟那个人争论起来。随着声音越来越高,唐蕴风和韩凤翔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那个人应该是学生会的成员,负责外籍留学生工作,这几个留学生也想看演出,学生会的人便带着他们来买票。看到队伍这么长,几个留学生不想排队,便让学生会的人带他们过来插队买票。卖票的小姑娘让他们去排队,学生会的人可能是觉得被驳了面子。给卖票的小姑娘上起了“思想政治课”。
“外籍留学生想看我们的演出,是对我们艺术的认可,怎么就不能优先给票呢?”
“学长,对不起,我们部长说了,任何人想买票都得去排队买票,任何学生没有特权。”
“我再给你说一遍,这些外籍友人,外籍友人。注意一下我们学校的形象和影响。”
“学长,我们部长说的很清楚,是任何学生,包括这些外籍留学生。”
“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呢,外籍留学生跟我们普通学生一样吗?啊!”
排在前面的两个男生看不下去了,直接顶了上去。
“有什么不一样,大家都是学生,都在这个学校上学。怎么,他们比我们多个脑袋啊!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都什么年代了,还站不起来。”
那个学生会的小干部被排队的男生怼了一句,立马脸红脖子粗的吆喝道:
“你是那个学院的,那个班的,我这是为了维护与外籍友人的关系,你们懂什么?”
我的帝國農場 小說
这哥们一吆喝,旁边几个外籍留学生大概明白了什么,冲着他叽里咕噜的问了两句,学生会小干部立刻换了一副面孔,像是受气的哈巴狗向主人诉苦一样,指着两个男生叽叽喳喳说了两句。几个外国留学生听完之后,好像很气愤的样子,直接冲上来跟两个男生推搡起来。
站在后面韩凤祥和唐蕴风一直伸着脖子听着前面的争执,韩凤祥肯定是听不懂的,别说说的不是英语,就是说英语,他们也听不太明白。看到几个外籍留学生冲上来,他正准备问问唐蕴风什么情况时,就看到唐蕴风一脸铁青的冲了上去,韩凤祥赶紧跟了过去。
这个时候,两个男生已经被几个外籍留学生推倒在地上,几个人正围着两个人踢打。而突入起来的变化,让后边排队的人有些骚乱,大多数人都往后退开,生怕殃及无辜。跟那两个男生一起的另一男生,刚冲上去,就被一个外籍留学生一拳打倒。
唐蕴风先是两个箭步冲上去,一巴掌将那个学生会小干部抽的原地转圈,然后暴喝一声:“老六,干他娘的”,“好嘞!”
韩凤翔如同猛虎下山一般,直接冲向五个外籍留学生,那个明显练过拳击,刚刚一拳放倒了那个男生的家伙,冷笑一声,准备再给韩凤翔一记重击。可惜韩凤翔来到他跟前后,他拳头刚刚递出,就被韩凤翔一掌切在手腕处,然后就是一记贴山靠,将这个近一米九的高大外籍留学生飞出去两米多远。
另一边,唐蕴风抽完那个煽风点火的软骨头后,直接杀进了战团。这一次他没有用什么手段,就是拳拳到肉,掌掌带风的硬碰硬的攻击。他不想便宜了那群家伙,要是用上手法,一是容易被看出来,二是震慑性不够。
这个孩子改变了
所以四个倒霉鬼在唐蕴风的攻击下,倒是真没什么重伤,但鼻青脸肿和青紫一片是避免不了的了。唐蕴风就跟街头斗殴的混混一样,跟四个外籍留学生混战在一起。除了一些要害部位,他连躲都不躲,就为了能够多打这群人几下。韩凤翔将那个练拳击的家伙一肩拍飞后,发现二哥好像并不急于结束战斗。过去一把将其中一个家伙薅了过来,扔到刚准备起身的练拳击的哥们头上,然后对着两个人开始疯狂输出,还刻意避开了要害。
被几个外籍留学生踢打的男生抽出身来开始反击,发现自己这边人数虽少,但战斗力委实强悍,干脆把那个挑事的学生会小干部一块算了进来。随着人群的聚集,认识唐蕴风或者韩凤翔,亦或者认识另外两个男生的同学也加入进来,很快演变成了十几人对六个人的围殴。
终末的潜水员
等到学校保安队赶过来,五个外籍留学生和那个学生会干部已经只有缩在地上挨打的份了,外边围了好几圈上百名学生。等到保安队来到场地中央,大家已经停了手,只剩下六个鼻青脸肿,狼狈不堪的货色。
“这么回事?”
保安队长看着场中情况也是一阵头痛,学生间打架斗殴还好,但要涉及留学生就比较麻烦。这些留学生也他妈不是东西,靠着一张洋面孔,整天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德行,享受一些优待不说,还糟蹋了不少女孩。学校为了形象和影响,往往选择低调处理。
今天,这群货色被收拾了一顿,说真的,保安队长心里感觉挺爽的。但自己职责所在,还得保住饭碗,不得不认真调查。
“王队长,这群人耍流氓还打人,同学们为了制止他们才动起手来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