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小說 紅樓:我在賈府帶妹修仙 線上看-第373章 驚疑熱推

紅樓:我在賈府帶妹修仙
小說推薦紅樓:我在賈府帶妹修仙红楼:我在贾府带妹修仙
“会那么一些,别愣着了,去把菜拿去洗洗。”
“看我做甚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不付出,就想吃,哪有那么便宜的事。”
贾环扬了扬眉,走向王熙凤,细致的将她的袖子挽了起来。
执起王熙凤的手,贾环戏谑的扫视着,“这么好看,不用来折菜,可太可惜了。”
王熙凤翻了个白眼,果然不能指望他说出什么温情的话。
拿过菜,王熙凤清洗去了。
风韵的少妇,穿着精致,在厨房打下手,这场面,多少有些违和,偏屋里气氛不错。
“烧个火能成这样,你这好在是出身不错,不然啊,准保得饿死。”
贾环掏出巾帕给王熙凤擦脸,灰扑扑的,倒是少了几分往日的盛气。
“这帕子,瞧着像姑娘家绣的。”看着巾帕上的海棠花,王熙凤开口说道。
“我身上,哪样不是姑娘家绣的,三姐姐她们疼我,生怕我穿的用的少了,每日都有新的送来。”
“不是你死乞白赖的?”王熙凤瞅他。
“你不说话,还是极惹人心动的,一开口,我就想给你送去狼窝,凭的让人无法显摆。”
“回屋去洗洗吧,我一会把菜端过去。”贾环转过身,开始做最后一道菜。
王熙凤瞥了瞥他,明明没个正经样,偏又无端让人觉得沉稳,真就不像个孩子。
收回目光,王熙凤款步离开。
“如何?”贾环将去了骨的凤爪夹到王熙凤碗里,挑眉问她。
“我火候把握的果然极好。”王熙凤咬了口,满意点头。
“真会给自己贴金,就你那火烧的,我都懒得吐槽你。”贾环斜了她一眼,夹起菜吃了起来。
神 魔 10 3 3 3
王熙凤低眸浅笑,他总能出人意料。
不光会做饭,味道还极不错。
瞧了瞧贾环,王熙凤唇角轻扬,她其实极喜欢这样同他待一块。
“多大的年纪了,还犯花痴,三爷我可是有主的人,你矜持点。”贾环瞥着王熙凤。
“吃你的饭。”王熙凤一块红烧肉堵了贾环的嘴。
贾环翻了翻眼皮,闷头吃了起来。
吃完他就跑了,饭他做了,这碗筷,他可不收拾。
第二天,元春到丹虚阁,正要开口询问王熙凤,但见她面色虽苍白,可眉宇间的神情,较之前却生动了许多。
一时倒不知从哪开口好。
“大妹妹?”
她这明显有话说的行为,王熙凤自看在眼里。
“凤姐姐,我瞧你前两日,情绪似是不对,可是有什么烦心事?”元春抿了抿唇,还是开口了。
王熙凤一笑,“不过是修炼上出了些岔子,倒累你担心了。”
“如今是解决了?”
王熙凤轻点头,贾环认错态度不错,王熙凤要的,也就是他低头哄哄。
“那就好。”
“凤姐姐时常同我说,修炼不可心急,自己也应当谨记才是。”
“大妹妹了不得了,都开始会说教我了,是是是,我一准听你的话。”王熙凤笑道。
见她确与往日无二了,元春松了口气。
她那两日实在太异常了,让人瞧着就担心。
“大姐姐,果然,你又来这了。”
“太太可是在找你呢。”贾环从外面进来,扬声道。
“知晓是何事?”元春起了身,她频繁到丹虚阁,瞒是肯定瞒不过母亲的,元春干脆就直言了。
按理母亲见她不在,不会声张,更不可能让贾环知晓了。
怕不会是有什么要事?
元春心里猜测着,已是坐不住了。
“这个你得等我编编。”贾环嬉笑道。
太上問道章
元春当即嗔他一眼,“越发没个实话听了。”
“小姐,大姑娘。”平儿随在贾环身后,同王熙凤和元春打招呼。
“这么些日子没来,我还道是把我忘了。”
“真就不该把你给环小子,我这身边,都没了贴心人。”王熙凤拉过平儿的手,笑吟吟的开口。
“大姐姐,她说你不贴心呢。”贾环往炕上一坐,挑拨离间上了。
“瞧瞧,就他会抓人的话,挑事。”
“真该叫三姑娘她们来,保管收拾你一顿。”王熙凤斜睨贾环。
元春点了点贾环的额头,“可少说些,当心又被撵的满屋跑。”
“这倒是,凤姐姐这人,最是小心眼了。”贾环赞同点头。
“你呀,真就皮痒痒了。”元春揪了揪贾环的耳朵,越是相处,她越是知道,探春她们怎么总爱抽贾环,确实欠啊。
“大姐姐,你瞧,她瞪我。”贾环抓住元春的衣裳,躲她身后。
这胆小怯弱的模样,平儿不由得捂嘴轻笑。
王熙凤也是笑,目光从平儿眉眼间扫过的时候,她视线猛地顿住。
平儿自小跟在她身边,什么样的模样王熙凤心里一清二楚,那淡淡的妩媚之态,以往哪里有过,这必然是经了人事!
可贾府里,成年的爷们就那么几个。
贾环,宝玉还小,有心也无力,所以还是叫贾琏得逞了?
王熙凤嘴边的笑意淡了淡,同元春说了几句,她拉着平儿去了内室。
“你老实回我,是不是同贾琏欢好了?”
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不是瞧的明白,怎么能做出如此糊涂的事,环哥儿若知道,定不会留你在身边。”
王熙凤恨铁不成钢。
平儿咬了咬唇,她没想到会让王熙凤看出来,如今承认不是,不承认又不是。
若说不是琏二爷,小姐接着追问,她又该如何答。
三爷的身份,不能透露。
平儿低头不语,而这姿态,越发让王熙凤气恼。
一千零一色号
“我平日总以为你是个清醒,真是白教一场了,一会我会向环哥儿要你回来,也省得他自个提,让你落个没脸。”
越看越生气,王熙凤丢下平儿,就要出去。
“怎么就不能往我身上猜猜。”
“师妹是瞧我不起啊。”贾环身影出现在榻上,悠然的开口。
王熙凤回头瞧他,“这等事,就别替她遮掩了。”
“还是用自己遮掩,你是拿我当三岁小儿吗?”
“本以为把人交给你,你能防范住,感情就在我面前会逞威风。”
白菜让贾琏那等货色啃了,王熙凤心里躁的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