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: 言情小說

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-第1643章 夢一場

Published / by Yolanda Timekeeper

老祖宗她是真的狂
小說推薦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老祖宗她是真的狂
当晚,宋致庆做了一个梦,梦里的他,几乎和现在全然不同,没有如今颓废,更不是一个废人。
梦中,他的嫡母宋慈在宋致远被选为相爷那年宴席上,乐极生悲晕倒,一直昏迷了三日才清醒过来,可人却是卒中了,身体也变得极为孱弱老迈,三日一小病,五日一大病,终日靠着名贵的药材吊命。
发展到后来,宋慈更是只能躺在床上,而非像这些年,八面玲珑,风光无限,既交往无数顶尖贵妇,又不断撒钱做善事,办什么义学。
梦里的她,纵也有汪太后和皇上维护着,却也不像现在这样风光,还特赦她不必向人行礼的特权,因为她的身子太弱了,根本无法像现在这样处处活动结交人脉,而是苟延残喘的躺在床上等死。
梦里的宋慈,和现在的宋慈,判若两人。
而梦里的他依旧是带着白水莲回来了,没有来自宋慈的压制和厌弃,又有自己宠着,白水莲也不像现实那样小心做人,而是八面玲珑,风头直压过了鲁氏,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,直逼得鲁氏病重躺在床榻上,终日离不得药罐子,三房便以白水莲为主。
而因着白水莲的身份,由她在中间牵线,他越发亲近孝王,凭着宋相亲弟的身份,帮着孝王拉拢了不少官员,使得孝王的班子党羽越发的隆重,和周王一道,成为王爷中最有可能的储君人选。
邵总的小萌妻
最最重要的是,皇上在二十三年忽然就得了时疫病下了,虽说后来治好了,可身体却是日渐衰败下去,无法痊愈。而那会儿,朝中要求立储的呼声越来越高,作为皇长子的孝王,有回了京的皇叔闵亲王支持,被二十四年被立为太子,连带着他这孝王党的,也晋升了两个级,风光无限。
那年的他,压根没有和怜月勾扯,他不屑和那样的半老徐娘纠缠,他喜欢的是如同白水莲那样的楚楚可怜叫人怜惜的小白花,既没有勾扯,也就没有瘫痪一事。
更重要的是,宋如薇十四岁就许给了孝王太子,他越发风光了,而这时皇帝越发病重,浑身像是腐烂了似的发出臭味。
从太子立下后,皇上身体不适,就逐渐放权让太子监国,太子嫌弃宋致远,一再架空他,甚至以虚无的罪名加诸于他头上,若不是皇上没有发话,又有他在,宋家大概就会被抄家了。
双王
楚帝一直苟延残喘着,孝王在被怂恿之下却是有些不太满足太子的身份了,他想早早为皇,宋致庆也更愿意侍奉新皇,谋朝纂位,不敢明目张胆,只能弑君……
蛇 魔
宋致庆猛地惊醒过来,坐在床上猛地喘气。
梦里,弑君成功,但太子却被当时的闵亲王勤王,以谋害君主的罪名,屠尽太子及其党羽,连带着周王,还有没成年的皇嗣等,噩梦开始。
而梦里那闵亲王却依旧是夏氏余孽夏侯哲,而非像现实那样,被早早揭穿出来,连带着白水莲也消失在尘世间。
“怎么会这样。”宋致庆喘着粗气,擦了一把额上的汗,后背生出一丝凉意,才发现身上被汗浸湿了。
(本章完)

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皇叔心尖寵 ptt-第380章 天子驕子相伴

Published / by Yolanda Timekeeper

重生後我成了皇叔心尖寵
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皇叔心尖寵重生后我成了皇叔心尖宠
云栀一顿,联想到李安安魔怔一般的狰狞嘴脸,忍不住又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。
“别怕,我们和她不一样,这里的万府,做主的是我们,没人能欺负你。”
李芷蝶快速抬头瞥了她一眼又低下头,唯唯诺诺点了点头。
云栀看她这模样在轻轻叹了口气,心里其实也纠结得厉害。
云家不是那等看重在意身份家世的人家,李芷蝶瞧着也哪哪都好,就是性子实在软糯了些。
以后若是真成了当家主母,就怕会管不住下人。
罢了罢了,云淮喜欢就成。
她瞧着云淮也不是胡来的人,大不了多管着他点。
到时候芷蝶嫁进来,洛阳和京城山高皇帝远的,总不能让她受委屈。
想通这一点,云栀面上的笑意更温柔。
李芷蝶感受到她的善意,更是慌张得眼神都不知道往哪放,好半晌才敢磕磕绊绊说一句话:
他人之事与我何干!
“我….我想回家….”
“好,这就送你回去。”
云栀将她额边的碎发拨到耳后,小心翼翼扶着她起身。
高山滑雪场
在她站起的那一刻将外袍罩在她身上,将她掩的严严实实。
李芷蝶的脸烧得更厉害,感激的看了她一眼,“多….多谢。”
云淮缓过来过来寻人的时候,正好看见李芷蝶半倚在云栀身上任由她扶着出来。
被衣袍裹着的缘故,她的面容看不清,更看不出脸上的情绪。
只能看见尖尖红润的一点下巴,虚浮的脚步暴露了她此时的状态。
连忙三步并做两步走过去,李芷蝶余光注意到他眼皮狠狠一跳,紧抿着唇将自己往衣袍里躲了躲。
云淮原想从云栀手中接过她,看清她这一动作伸出的手一顿,无措的挠了挠头。
只能看向云栀,“阿姐。”
云栀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转悠,这才短短几步路的时间,两人脸上的红简直如出一辙。
忍住笑意看向云淮,明知故问:“可休息好了?怎么过来了。”
“我好了,外祖父才舍不得罚我,那点惩罚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。”
云淮看了一眼低头不说话的李芷蝶,挺直腰板大声道。
完全忘了方才被这阳光晒到脱水无力将近昏迷的人是谁,云栀都懒得拆穿他。
云淮见李芷蝶半点反应都没有,心里一急,求助的看向云栀。
出息。
云栀在心里暗骂,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,凑近李芷蝶低声询问:
“芷蝶,阿淮有话想要对你说,你愿意听吗,你若是不愿意,我们也不用理他,直接走了便是。”
云淮听了,急得想跺脚。
正和云栀挤眉弄眼,却见李芷蝶瞥过来一眼,连忙压下表情小心翼翼问道:
“李小姐,能否借一步说话?”
他的姿态放得极低,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容,李芷蝶面上顿时溢出一丝苦笑。
云家的小公子,可是天子骄子一般的存在,何需对她这般。
整理了思绪点点头,“好。”
人在末世,刚成首富
霸道修仙神医
云淮面上一喜,伸出手想要扶她却被躲开,也意识到这动作不妥,讪讪的笑了两声。

精华玄幻小說 魏晉乾飯人笔趣-第166章 一箭射中展示

Published / by Yolanda Timekeeper

魏晉乾飯人
小說推薦魏晉乾飯人魏晋干饭人
赵驹和汲渊在右翼掠阵,看不到赵含章,自然也不知道她已经杀疯了,完全沉迷于追杀刘景之中,见中军冲锋,而士气不弱,汲渊便道:“可以打, 我们静候。”
蔡参将也在等,等到鼓声进行到第二段时,灈阳城门打开,从里面杀出一队士兵来。
他一见,精神一振,就要下令冲, 汲渊拦住了他,“蔡参将, 且再等等,等匈奴军向两边撤我们再上,现在还是呈合围之势便好。”
“我们士气高涨,已经前后夹击了,再等下去我们连汤都合不上了,此时合围不更好?”
汲渊坚持,“等他们散出来一点儿再打,一会儿要是杀得太狠,还要放开一个口子让他们逃命,这样他们才不会过于拼命。”
蔡参将不想听他的,奈何赵家的兵马只听汲渊和赵驹的,他们两个不下令,三千兵马就老实待着没动。
蔡参将不觉得自己手上的两千人就能挡住要突围的匈奴军,因此脸色铁青之余,还是只能先老实待着, 不过他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愤怒,“赵三娘临走前下过命令, 让你们都听我的,结果你们却临阵不听令, 待此事毕,我一定要和章太守告你们。”
汲渊含笑应道:“蔡参将请便。”
赵驹则是撇撇嘴,章太守又管不到他们头上来,和他告状有什么用?有本事和他们女郎告状。
灈阳城内的守军杀出,一直又稳又狠的匈奴军终于胆怯了,连忙去找他们的将军。
然后发现他们将军正和对面晋军的那个小娘子打得不亦乐乎,完全忘记了指挥兵马。
刘景并不是不想脱身,他是老将了,自然察觉到局势现在不妙,但赵含章咬得太紧,他不仅不能脱身,连分神都难以做到。
一旦分神,本就隐占上风的赵含章可以立即劈死他。
和他不一样,赵含章今日不是指挥,她就只管带着秋武做個小兵冲杀,听鼓声死死的咬住刘景就行。
“将军,我们被包围了,要后撤!”
刘景:!!!
你奶奶的, 会喊你倒是上来帮忙啊,隔着十来个人冲他喊有什么用, 没人替他挡住赵含章,他怎么撤?
对方终于发现刘景的难处,带着人杀开晋军士兵,想要挤上来挡住赵含章。
但秋武很快也杀掉周围的匈奴军迎上去,“你的对手是我!”
赵含章一剑杀掉过来挡她的匈奴兵,骑马追上正要跑的刘景,刘景听到破风声,只能回身举刀挡住,这一刻,他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,“伱奶奶的非得杀我是不是?有本事来追我啊。”
说罢狠狠的一推,用刀将剑隔开后大声吼道:“向两侧后撤,突围而出……”
说罢,他率先向一侧冲去,赵含章带着人就追上去……
最后赵含章和赵驹在乱军中相见。
汲渊在匈奴军从侧边冲出来时才同意包围上去,于是,刚甩开晋军中路一小段的匈奴军就遇上了他们。
汲渊知道哀兵必胜的道理,所以不想把匈奴军逼得太狠,看他们打得血性起来,已经要开始不要命了,于是让人留开一个缺口让他们跑。
只要有这一个缺口的希望在,他们就会惜命,就不会很拼命。
刘景最先发现那个缺口,带着人就冲杀过去。
赵含章在后面追,也看到了那个缺口,立即大声喊道:“汲先生,封住口子,留下刘景。”
刘景已经带着人先她一步冲了出去。
赵含章打马便追。
汲渊没想到女郎杀人能追到这里来,连忙喊道:“女郎,穷寇莫追啊。”
赵含章追出去,看着带着几骑飞奔而走的刘景,将剑插回去,将弓箭拿在手上,一边骑马追赶,一边拉开了弓,她目光一沉,心都静了下来,眼里只看得到前面飞奔而逃的刘景,连耳边的风声都静了下来。
赵含章手一松,箭矢如流星一般急射而出,噗嗤一声从他的后心插入,刘景骑在马上晃了晃,没摔下马,而是继续打马而行。
大叔,我不嫁
护卫们大惊失色,叫道:“将军!”
赵含章看他们跑远,追也追不上了,便勒停马,无限惋惜的看着他们远去,“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死。”
汲渊追了上来,有些喘,“女郎,穷寇莫追啊。”
“我知道,这不就停下了吗?”
汲渊也看向远方,一回头看到突围出来的匈奴军吓了一跳,“女郎,我们先避到一处……”
赵含章已经把弓重新挂上,抽了剑就冲杀上去,“秋武,保护汲先生退到一边……”
汲渊:……
他没忍住,扭头问秋武,“女郎是不是太爱打仗了些,这见血杀人的事不应该害怕吗?”
秋武很自豪的道:“岂能将女郎与一般女子等同视之?”
赵含章一路杀回战场,大声喊道:“刘景已死,你们还不投降吗?”
管他死没死,先瓦解匈奴军的士气再说。
果然,这话一传出,晋军就开始大声鼓噪起来,到处都在跟着喊,刘景死了……
还在努力突围的匈奴军不想相信的,但一来喊话的是刚才能打败将军的赵含章;
二来他们趁着杀敌的空隙往四周一看,没发现他们将军,说是突围出去了,旗帜还在,但……心慌慌。
于是,匈奴军溃败,在前后夹击和左右的包围下,他们只突围出百来人,剩下的,不是被杀了便是被俘虏。
灈阳县的乔参将一身血迹的上来见章太守,“章太守,使君有情。”
他看向其余人等,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,最后远远的看向远处的赵含章,“那位小将是谁家的?使君也要见。”
章太守扭头去看,沉默了一下后道:“那是西平赵氏的三娘。”
乔参将微微瞪眼,“女郎?”
章太守颔首,“不错。”
正说着话,赵含章骑马过来,她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,都是别人的。
她冲章太守抱拳问道:“世伯还好吧?”
生活在拔作一样的岛上我该怎么办才好
章太守露出笑容,“我并未受伤,倒是世侄一直冲杀在前,可有受伤?”
“没有,”赵含章笑道:“宵小之辈还伤不到三娘。”
章太守便感叹道:“没想到三娘竟有此武艺。”